Nacriss

我的家里养了一只小鸭子+猫咪瓶×鸭子邪

隔壁做菜的:

我的家里养了一只小鸭子+猫咪瓶×鸭子邪




(很短的呢,是《小鸭子》这首儿歌提供的灵感。动物拟人本来就会有很多bug吧,欢迎指正,欢迎无视,嘎嘎!)




听说新生的小鸭子睁开眼第一个看到什么,它就把什么当成它麻麻~

所以当小鸭子睁开眼睛的一瞬间,路过的猫咪瓶喵了一声,用人类的语言来表示,就是“啧……”

小主人从来没见过自己家那只高冷猫咪这副样子:

被一只刚出生的摇摇晃晃的小鸭子绕着屋子追了一圈,最后被逼到了冰箱顶部,小爪子颤颤巍巍的。小主人这才想起,自己家这只闷油瓶子小猫咪也不过九个月大小,纵使天赋异秉,比别家猫咪早学会了上房揭瓦,遇到这样的“变故”,终究是承受不起的。

“嘎!嘎!妈妈!妈妈!”小鸭子仰了毛发稀疏的小脑袋,毫不动摇地冲着上空叫唤。

“……”猫咪瓶往后缩了缩。

“哈哈哈哈,”小主人捂着肚子滚在地上,“太有趣儿了,哈哈哈哈。”连笑声都是地道的老北京的浑厚。

小鸭子不放弃地叫着:“嘎嘎!妈妈,你为什么不理我!”

“喵~喵~我不是!”猫咪瓶小心翼翼暼了一眼,小鸭子以为妈妈认得自己了,“嘎嘎”叫了几声。猫咪瓶一吓,险些掉下去,被小主人搭了凳子救下了。

“哈哈,得了,这下名字也有了,你个小东西!”小主人肥嘟嘟的手指着一直望着瓶子的小鸭子,“就叫天真无邪吧!”

“嘎!”小鸭子抬了抬爪子,一个趔趄,准备捂脸来着。

瓶子轻悄悄地溜走了。

因为新生的小鸭子在一个小时内必须饮水进食,所以当小主人把小天真捉去喂水的时候,瓶子一吓,水!平生最怕的东西!哦,不对。多了一只小鸭子。于是,瓶子一弹,射出老远。

“诶,小哥别跑,回来洗澡!您多久没洗了呀!”

“嘎嘎!洗澡是什么?”小鸭子咽了一口水,抬起疑惑的小脑袋。

小主人用手指点了点小鸭子的脑袋:“你还不能洗澡。一周之后才能洗。知道不小天真?”

小天真低下头,听不明白,还是吃饭吧。

早春的太阳暖和得让人哼哼,瓶子蜷了蜷尾巴继续打盹。地下传来震动,他警觉地竖起耳朵,一听,定是小主人,只有他才能让黄土大地震成这个样子,刚要放下脑袋,视线里却出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。

“小哥,让天真跟你一块儿晒太阳,照看着点儿,我去写作业啦。”小主人便把一个箱子放在瓶儿身旁。

主人一走,瓶子纵身几跳,在空中划出漂亮的黑线,便跃上了屋顶,踮起猫步走到白杨树荫下,又躺平了,原是换个地方睡觉。

小鸭子被晒得舒服,刚开始还在思索为什么妈妈不认自己,但不一会就睡熟了。鹅黄色的浅毛熠熠生辉,是只无比漂亮的小鸭子呢。小主人想到这里,很是得意地笑了。

风有些清甜,像牛奶般美味,带着不知道哪里来的蒲公英旋转着落到了瓶子头上,太轻的小生命,以至于瓶儿都没有发现。

胡须颤了颤,狗的味道!瓶儿猛地抬起头,琥珀色的眼睛顷刻变得骇人,循着味道望过去,只见一只沙皮狗正嗅着纸箱转圈!

瓶子双腿一蹬,下一秒就来到了沙皮狗身边,一爪子击了过去。那沙皮狗吃痛一记,先是一吓,立马跳开了,咧嘴怒视。瓶子的毛已经炸开,弓着的身子就像再用力就会绷断似的。沙皮狗双眼瞪着面前的小东西,准备发起进攻。

“吼——嗷呜——”

小主人听得一声狗叫,像被阉割时的惨叫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小主人冲出来一看,只见邻居家的沙皮狗大腿处流着血,正“嗷嗷”叫唤。而自己家的瓶子护在箱子面前,一副恶狗勿近的模样!

小主人不由得一拍手,兴奋道:“干的漂亮!小哥牛逼!”

话是这么说,总得给邻居家一个交待,检查了鸭子和猫咪之后,是小主人领着一瘸一拐的沙皮狗出了门。

“嘎……嘎!妈妈!妈妈!”瓶子听得箱子里的声音,这才放松下来,箱子太高,瓶子只能抬起爪子扒拉着箱子去看。

小鸭子仰着脑袋,妈妈,刚刚发生了什么,有奇怪的味道,我好害怕,妈妈……

没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别怕。

妈妈,你肯认我了呀。

瓶子一吓,用力一撑,带翻了箱子,连鸭带稻草翻进了瓶子怀里。

“喵!”




小主人回来的时候,看到翻了的箱子,满地的稻草,和孤零零的小鸭子,却不见瓶子。

小主人一边收拾一边微笑:“呵,明明很在意小天真嘛,这会又躲起来了。果然是闷油瓶子。”

“嘎!我会努力让妈妈认我的!每天靠近一小步!瓶子最终属于我!”




瓶子最喜欢的游戏是抓蝴蝶,蝴蝶最喜欢小巧可爱黄黄嫩嫩的小天真,看到毛发又长齐全了不少的小鸭子顶着蝴蝶摇摇晃晃向自己跑来,瓶子皱了皱眉,溜走了。

“嘎!妈妈!等等我!有漂亮的蝴蝶!”

……

“嘎!蝴蝶!”天真伸出了自己的脑袋。

瓶子觑了一眼扑闪着翅膀的蝴蝶,再看看努力伸着脑袋的小鸭子,终是抬起了爪子。轻轻一薅,蝴蝶却飞走了,爪子落在小鸭子的脑袋上,一触,瓶子不动声色的拿走了。小鸭子欣喜地抬起头,却看到瓶子一脸的淡然,伤心地低下了脑袋。

很不一样的感觉,浅黄色的毛,像松软的棉花糖,轻轻一含就要化掉似的。瓶子回味了一下那甘甜新奇的味道,心里觉得暖暖的,又看小鸭子呆呆地看着两人的爪子,叹了口气,走掉了。

还好小鸭子常被关在纸箱子里,不会冲自己“嘎嘎”叫唤,瓶子乐得清净。有时候也会趁换姿势的空档瞟一眼太阳下的纸箱子,再阖了眼继续打盹。




春日迟迟,终于迤逦到了小鸭子该洗澡的时候了。

这天,小主人趁瓶子舔牛奶的时候,一个红色的项圈就缚了瓶子,瓶子“喵呜”叫了一声,绝望地等待自己的“归途。”

“小哥,洗澡去,哈哈哈哈。”

瓶子只觉后脖颈子一舒服,整只猫就离了地,到了小主人温暖的怀里。晃晃荡荡一会,小主人就把自己给提了下来。

“嘎!妈妈!”

瓶子耳朵一麻,眼睛一闭,定是小鸭子!

小主人把瓶子提到盆子里,大力按住了瓶子僵硬的身体。

“先泡一泡。”

瓶子“喵呜”一声,恐惧袭上心头。

此时,天真却游了过来。瓶子有些意外,这小东西竟然不怕。

天真摆动着红色的脚蹼:“妈妈,你也来啦,洗澡真好玩。”天真幸福得转圈圈,看自己的妈妈正好不能动弹,便小心翼翼地蹭了蹭瓶子,蹭到了紧实的肌肉,硌得小脸痒痒的,“妈妈,我爱你。”

“妈妈,不要怕。看,你比水还高呢。”

瓶子扭了扭,软了下去。实在是丢人,便趴在盆子边缘不看天真。

小主人看在眼里,偷偷笑了,愉快地哼起歌:

“我们这里养了一只小鸭子 ,我天天早晨赶着它们到池塘里 ,小鸭子见了我就嘎嘎嘎地叫 ,再见吧小鸭子我要上学了 ,再见吧小鸭子我要上学了~ ”

擦干了两个小东西的身体,小主人便把两人赶到阳光下。

“晒太阳罗!”

瓶子抖了抖身子,舒服地躺下了。无视了一旁的天真。天真怕打扰妈妈,就站在一旁仰起小脑袋看自己的妈妈,机灵的小耳朵,长长的胡须,黑黑的毛发……看着看着,也睡着了。

小主人这才满意地走开了。

微风吹来,空气里又是棉花糖的味道,瓶子抬眼看了看天真,一尾巴就把他卷到了怀里,天真觉得暖和,小声嘟囔道:“妈妈……我爱你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1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Nacriss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(ˇ.ˇ)薯...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